十師祿非少女不高娃

文筆很渣,愛省男、丕照、修川

【修川】試探(中下)(文筆極渣,兄弟向,ooc,私設)

歡迎加入修川世家 432307540



丁冷来到后山时,丁显正在和丁青络聊天。

在后一辈中,在丁门能得丁门祖传武功传授而且能出门办事的,只有丁枕、丁叁、丁青络、丁冷和丁修。

而当中,只有丁青络和丁冷和丁门有血缘关系。

丁冷是门主的孙儿,而丁青络是门主的小儿子。

按辈份,丁青络比丁叁他们高一辈,但他却从没摆过长辈架子。不管是对丁叁丁冷,还是对丁大丁丁若,他也是一副十分亲切和善的样子。

丁青络被认为是丁门难得一见的谦谦君子,丁显初来到丁门时,就挺喜欢这个小师叔。

丁白缨和丁青络是同母所出的姐弟,感情不错,常常有事没事到丁白缨那儿串门子,因此丁显除了和师父师兄外,在丁门接触最多的便是陆文昭师伯和这位小师叔。

丁冷看着丁显边吃着丁青络给他带来的饺子,边高兴的和丁青络聊天,便默默的把手上的包子藏到怀中,转身离去。

丁冷从没见过自己的父亲,在他还没出生父亲便已死去,他从小便聪明,也有学武的天份,只是不懂和别人相处。

其实也不是不懂,而是他不愿。

丁青络只比丁冷年长一点,老来得子按道理丁青络应么很受宠爱,但所有人也心知门主疼丁冷多一些。

不少人认为下任门主有可能是丁冷继承。

所以丁冷身边不乏讨好他的人,丁门人虽不多,但也是个小社会。很久以前丁冷便看穿,身边人对自己的好,很多时候是出于门主对他的爱。

只是丁冷心里很清楚,祖父对他的爱不是因为他自己有多优秀而是因为父亲,就算他一无是处祖父依然会疼他,这一点他从小便知道,但有些时候他宁愿自己不知道。

因此丁冷从不给旁人好脸色,别人的小心思他会说破,别人的讨好他会不屑,浑身带刺,巴不得把身边人都赶走,旁人都以为他持宠生娇,只是陆文昭和丁白缨很早便看穿他。

丁冷也不知为什么,意外的喜欢丁显。

可能是他看出丁显眼中对亲情的渴望,看出丁显对他的好,并不是因为他是门主最宠的孙儿,只是因为大家也是师出丁门。

他不喜欢丁白缨和丁修,却喜欢丁显。

当他无意从厨房经过,听到丁修向丁若取馒头,而后来他问丁若,得知事情经过后,便把晚饭吃剩的几个包子蒸热,打算给丁显当晚饭,却看到丁青络已经送来饺子。

罢了,从小他便不如丁青络会做人,也不会说客套话。

丁冷在回去的途中,随手把包子丢在路过的树下。

丁青络眼看时间也不早了,便留下饺子给丁显,叮嘱他吃完后把篮子放回厨房后,也回去了。

丁青络刚走了不到三分钟,丁修便不知从那处冒出来,手上拿着鸡腿。

“师哥!”丁显高兴地叫道。

“饺子拿来。”丁修边咬着鸡腿,边指着丁显手上的碗。

丁显乖乖的把碗递给他,丁修接过后放在一旁,再从背后拿出用树枝穿着、刚烤熟缺了一只鸡腿的鸡,抛给他师弟。

“这个赔你的包子。”

丁显笑咪咪地接过,又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:“那这碗饺子呢?”

“那是你孝敬师哥的,没有我抢你包子你有饺子吃啊。”丁修说完随手把怀中的包子抛给丁显:“你冷师弟给你的。”

“他人呢?”丁显四处张望,丁修笑了:“走掉了,在某个角度来看,他比你要单纯。”

 


【修川】試探(中)(文筆極渣,兄弟向,ooc,私設)

歡迎加入修川世家 432307540


偶在想應不應該把這文變成AU...私設好像太多了?



在丁门并不是所有人也精通武艺。
一个门派除了要有武艺高强的人外,也要有些人是负责处理家事的。
丁门的门生,在进丁门后,全都改姓丁,但除了几个从婴儿时期就被收为义子或弟子外,所有门生都只获传授非祖传的武功,当然这儿的门生并不包括丁白缨的两名弟子。
而有些门生并无学武天份,或并不想动武伤人的,则会留在后方打理丁门的各式各样家事。
丁若便是其中一员,此刻她正在厨房努力的张罗着大颗儿的晚饭。
这个大颗儿指的当然是丁门的门生,门主和几名长辈一般晚饭并不会和门下弟子坐在一起吃,因此此刻在大厅内预备用饭的人,辈份最高的便是丁门大师伯丁墨缕的养子丁叁。
丁修暗地里觉得这些辈分阶级什么的很烦。曾经听闻过有一名武林中人曾不屑的说过丁门只是一群会武功的贼,根本是武林败类,不配称为江湖中人之类的言论,丁修后来回想起也觉得此人说得挺对的,当然在丁修眼中江湖中人都一样,没有谁比谁高尚。只是这个人低估了这群贼的武功和高估了他们的气量,所以才会被杀了,而且死相十分难看。
那是出自丁冷的手笔。
作为深受门主疼爱却早死的次子的遗腹子,丁冷这样做也无可厚非,毕竟家门被耻,但这其实是门主的意思。
丁修靠在门边,看着丁冷把饭菜夹走后离开人来人往的大厅,想起那个人死去的那一天,忽然很想吃肉包子。

在丁门的厨房中,几个肉包子静静的待在蒸笼内,在厨房忙着为长辈张罗下酒菜的丁若并没有把它们取出来,那是给在后山努力练习的丁显留的晚饭。
然而这些包子并没有等到丁若把它们送到丁显手上,当丁若端完菜吃完晚饭,回到厨房时,已看到蒸笼空空如也,而本应在蒸笼内的包子正在丁修的手里。
“这是留给丁显的,你刚才怎样不在大厅吃?”丁若上前想抢回包子,丁修轻巧地躲过了,继续有持无恐地吃他的包子。
“你!这是他的晚饭!”丁若抢了几次也抢不回包子,气急败坏地说。
“我师弟没有晚饭吃我这个师哥也不着急,你倒是比我还要着急,怎样?看上我师弟了?他还只是小孩啊若姐儿!”丁修咬着包子坏坏的看着丁若。
“你还知道他是你师弟!”丁若没好气地说,在她眼中丁修并不算是个好师兄,至少在她面前就没有兄友弟恭过,总是取笑丁显,而且丁显开始练武时丁修也没有指点过他,常常看见丁显一人在练功,而丁修跑了不知那里去玩。
“怎样了?”丁叁缓缓的走进来,身后跟着丁大丁。
“丁修拿了丁显的晚饭。”丁若如实报告,并希望丁叁能让丁修交出包子。
丁叁看了丁修一眼,丁修懒洋洋的看着他,丁叁心念一动,挥了挥手说:“一场师兄弟也不会计较这顿晚饭,丁若你再预备点什么送过去就好。”
“可…可是,”料想中的正义没有来临,丁若呆了呆,有点不平的看着丁叁:“只剩下馒头了,而且是午饭留下的,丁显师弟的身体不太好,吃这个好像有点…”
“有点什么?谁没吃过冷馒头?!他是那门子的大少爷有那么娇贵吗?”丁大丁打断了丁若的话。
“不…只是怕他身子弱,要是吃了冷馒头生病了…”
“吃不了苦就别来丁门,他是来学武还是来当大少爷的?!”丁大丁对着丁若吼道,他最讨厌就是丁显这么弱的身子却居然能成为丁白缨的弟子,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服气的。
丁若知道丁大丁一向不喜欢丁显,此时她看了丁叁一眼,看他不说话便鼓气勇气说:“我是怕丁师叔会怪罪下来,毕竟她那么疼爱丁显…”
丁叁冷冷的看了丁若一眼,丁若瞬间停住了要说的话。
丁若本想透过丁白缨的缘故令丁叁准许她另外预备食物给丁显,但看样子有了反效果。
丁叁内心自然是极度不满,但丁若话已说出口了,他要是完全不管,事情传出去未免不妥,但要他低头他亦不愿,一时之间大家都不作声。

“看你说得~好像我不是师父的徒弟似的~”丁修似笑非笑的声音打断了这一刻的沉默:“他是我师弟,怎样我反倒像成了外人?〞
丁叁仿佛听到了这话中有话,回头看着他笑了笑:“当然不是,不论是丁修师弟还是丁显师弟都是姑姑的弟子。”
“那叁哥儿就别管咱们师兄弟的家务事了。”丁修懒洋洋的咬着包子:“馒头什么的让我去送就行。〞
丁叁笑了笑,应了一声“好〞便带着丁大丁离开了。
丁若无奈,只好走到锅里把冷掉的馒头取出,想把馒头蒸热,这时丁修走过来一把抢走她手上的馒头。
“帮倒忙。〞丁修丢下这一句话后,便再也不管丁若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在丁叁房内
“你真的看到丁修把馒头丢给狗吃了?〞
“我亲眼所见怎会有错?〞
丁叁沉思了一会儿,说道:“别太过份。〞
丁大丁笑道:“知道。〞



下篇師弟必定出場🙇🏻

盆栽烧香:

【一些q版】其实是来卖挂件的x
因为之前的那个预售的链接死了所以重新开了链接,就干脆重发一次吧ummmm
这里是已经忘记自己军宅身份的鲷岚,日日沉迷电影无法自拔………
虽然不抱什么希望还是希望有人会买qwq
★预售时间:8月16日-8月22日
    发货时间:8月底
☆作品:电影绣春刀/绣春刀2
★人物:沈炼/卢剑星/靳一川/丁修/陆文昭/丁白缨/裴纶
☆价格:15r/单个
★尺寸:8cm
☆材质:亚克力材质
★淘宝链接:
【[食用土] 电影绣春刀 同人亚克力挂件 钥匙扣】,复制这条信息¥jPt7024qJFz¥后打开👉手机淘宝👈
当然也可以扫最后一张图上的码!

【修川】試探(上)(兄弟向…吧)(文筆極渣,私設,ooc)

歡迎加入修川世家 432307540


丁门那些事儿系列

這可能只算是前言?嘛不過單是這個故事應該只是短篇…

那個⋯⋯偶可以說沒有文筆可言,請多包涵。

因劇情需要丁門人會多一點,但放心都是炮灰😂


在丁翀和丁泰还没来以前,丁白缨只有两个徒弟,就是丁修和丁显。当然和他们同一辈份的孩子并不只他们俩,但从某个角度来说,他们就只有彼此了。

意识到这件事时,丁显大概八九岁左右。

那时他正式进丁门兩年左右,小时候悲惨的童年回忆令他一直渴望着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,来到丁门时,他是真心想把丁门每一个人当家人,但不是所有人也这样想。

 

 

丁大丁不喜欢丁显。

从丁白缨第一次带丁显来拜见丁门门主时初见的那一刻起,便看他不顺眼。

那时丁大丁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只看到那名看上去四五岁左右的小毛头怯怯的拉着丁白缨的衣角,就莫名的有种不悦。

当丁白缨向门主说出已收那名小毛头为徒,并取名为丁显时,他更看这小毛头不顺眼,甚至有想打这个小毛头的冲动,但此时站在丁白缨后面的丁修看了他一眼,他的冲动立时退去了。

丁大丁并不傻,尽管比丁修年长数年,他的武艺却不如丁修,地位更不如丁修。他只是丁门多名门生之一,而丁修是门主女儿当年力排众议收入门下的大弟子。

所以他只能收起这份冲动,然后听到丁白缨的声音:“大丁,泡些茶来。”

这是要正式收为弟子了,丁门门生少说也有十多个,但正式被收为弟子的却很少,门主曾下过规定,若非两岁前入丁门者,不得收为入室弟子,然而这条规定被丁修打破了,看来今次会为这看上去很瘦弱的小子再次被打破。

丁大丁入门时已经七八岁,自然无法被收为入室弟子,所以名义上是丁门门生,但学的武功却不是丁家祖传的,当年也曾看丁修不顺眼,奈何丁修入门三个月已经能把所有门生打倒,其武学天份令门主也为之惊叹,别人更不能说什么。

丁大丁心不甘情不愿的去泡茶,心中怀着也许这次其他长辈会阻止丁显入门的希望,回到了大厅。回来时他仔细观看在场其他人的表情。门主脸色并无异常,而丁门大师兄丁墨缕眼中彷佛闪过一丝什么,但很快便掩饰了,而他的义子丁叁脸上出现了不悦,想要说什么却被他义父阻止了。而全场唯一不姓丁却是门主弟子的陆文昭则是全程带着微笑,看着各人反应,丁大丁心知这个弟子是收下了。

接下来那一年,丁白缨也没有传授武功给丁显,只是让他好好养病,而丁大丁也得知了丁显身体不好的事,这更令他不解为何丁白缨要收丁修为徒。但他却也不敢对丁显表现太多的敌意,毕竟大家都知道丁白缨很疼丁显。丁白缨不在丁门的时候,陆文昭总会有意无意的把丁显叫过去,因此在这一年里一直相安无事。

然而丁大丁对丁显那股看不顺眼的感觉却一直没消退,反而因为一直没能好好发泄而愈来愈强烈。有这种感觉的并不只丁大丁一人。

除了丁大丁外,有不少门生也看丁显不顺眼,原因也不外乎是妒嫉,和欺负弱者的心态,只是大家在丁白缨的眼皮下也不敢做什么。

丁显入门一年后,丁白缨终于开始教他武功,丁显有时会到后山练习,因此有了些独处的时候。这本来是找丁显麻烦的好时机,但丁大丁好几次想行动时,都被丁叁拦下来。

丁叁是丁墨缕最看重的义子,从小就在丁门长大,亦获得丁皂缕亲传丁门祖传刀法,曾被认为是丁门后辈中最有前途,而他亦是数名能获传授丁门祖传功夫的弟子中资质最好的,当然,除了丁修外。

丁叁也不喜欢丁显,原因他也说不上,按道理这么一个身子弱的男孩威胁不了他什么,但却也莫名的讨厌他。丁叁早已知道丁大丁打算教训丁显,但却总是拦下他,是因为丁修。

丁叁实在摸不准丁修的心思,按道理他应该不喜欢丁显,毕竟丁显来了后丁白缨就分心照顾他了,有时丁显病发时还要丁修帮忙照顾。但丁显是丁白缨和丁修下山后被带回来的,虽然丁修常常取笑丁显,又好像有些嫌弃丁显,但却也没有真的狠狠的欺负过他。

丁叁决定要试探一下丁修。